傳什麼樣的福音?

【作者:柯志明會思想的蘆葦 2019.03.31



圖片提供/123RF

保羅用他格外勞苦與充滿苦難的一生來表明並護衛他使徒的身分與所傳的福音真理。根據路加的《使徒行傳》所述與《哥林多後書》11章保羅的自述,這幾乎是一個常人不可能忍受的一生:

離開可預見的似錦前程(當一個人人敬重的猶太拉比),走上終身被同族人逼迫的坎坷小路(當被猶太人唾棄害死的拿撒勒木匠耶穌的使徒);在一生擺脫不了的質疑、攻擊、背叛、傷害、痛苦、沮喪、孤單中,傳揚只有他自己最為清楚知道而難以向他人證明的上帝的福音真理。

當保羅問,我是誰?你們說我是誰?你們認為我是誰?我所做的是什麼?為什麼而做?這些問題只能在他身後由歷史來回答,由上帝來見證。即便保羅自己非常楚知道答案,他也無法讓別人完全明白並相信。

保羅是人,跟你我一樣有血有肉,有著凡人皆有的種種限制與缺陷,因此,他必定也會有一生悲慘受苦的人所有的肉體、心靈、意志、情感、情緒上的種種軟弱。在這種艱難的生命景況下,他必須堅持一個只有在將來的世代那永恆者才能為之作證的真理,辛勞地為著永恆的世界工作。若非有從上帝來的幫助,保羅根本就是一個「不可能」的生命,正如耶穌基督一樣。

對,保羅的生命猶如耶穌基督,必須以受苦的一生來見證與宣揚上帝託付他的任務與真理。他們的信仰、思想與教訓都根植於他們的生命,也緊緊連結於他們的生命。他們從來不是只作思想勞動的純粹學者或哲學家或神學家,而是以真實受苦的生命踐行所相信與言說之真理的信仰者。他們並沒有享受世間的榮華富貴、權位、名聲、榮譽並得世人的敬重、愛慕與歌頌,他們反而處卑微,辛苦工作,為了上帝的託負而不斷承受巨大的痛苦,最後都以自己的死亡見證他們堅持且追求那超越死亡的永恆及其真理。沒錯,他們不斷講論且辯論,但不只用語言,更用自己的生命。他們為所信守的真理做出的最完美論證就是他們的生命本身。

今天教會最大的問題就是,培養傳道人的信仰教師幾乎都只是學院裡的教師。他們是很會讀書作學問的博士、教授、學者、專家,純粹的心智勞動者,而不是在現實生活中真真實實地踐行信仰並與各種黑暗勢力搏鬥的生命戰士。今日教會也墮落得如此之深,只用世俗學位或資歷來驗證並使用她的牧師或教師,以致於單單用學位而且是十分世俗主義的學位來決定誰有資格教導聖經或神學。難道不是嗎?

不要自欺,幾乎所有神學院都是學位主義者,臺灣的神學院更是殖民主義的學位主義者,只有某些學位才算數,才被看得上,才會被敬重;其中的教師只能教導各種知識,並以知識學問相互吹捧、彼此炫耀。神學家、聖經學者、神學院教師們一生活在知識的光環與掌聲中,並以此為滿足。他們的思想遠離現實生活,沒有實際生命的體會與印證,也沒有經過現實生活嚴苛的考驗;他們未曾為信仰被迫害,未曾為信仰被毀謗,未曾為信仰捨棄或損失個人利益,未曾為信仰甘願處卑下,未曾為信仰陷入生死交關的試煉中。他們熟悉關乎聖經、神學與教會史的知識,或者善於從事抽象又細致的神學思辯,但卻沒有真正活生生又具體地體會、理解或掌握聖經的真理,尤其耶穌基督十字架的道理。他們的生命完全不同於為上帝之道與福音真理受苦捨命流血的耶穌基督與保羅,因此,他們至多(當然常常連這樣也沒有)能「抽象地」或「知識性地」糾正人的問題或錯誤,但無法真正帶給人信仰上的幫助,無法改變人的生命,無法引領人更靠近上帝;甚至正好相反,他們總是帶來爭辯、耍嘴皮、叫鬧與混亂,加深人在信仰上的困惑。

如果保羅只是此類的聖經學者與神學家,他絕無法大膽又堅決地對加拉太教會宣稱他是「作使徒的保羅(不是由於人,也不是藉著人,乃是藉著耶穌基督,與叫他從死裡復活的父上帝)」(加1:1);即便如此宣稱,也不可信。

哦,我們究竟是誰?我們究竟傳什麼樣的福音?我們究竟要人相信什麼?我們究竟憑什麼要別人相信基督信仰?我們究竟有什麼資格傳講上帝的道與耶穌基督的福音?這是我們必須一再質問自己的問題。

about 【會思想的蘆葦】專欄主要寫手:張大虹


上一則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