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罪人不承認有罪

【作者:陳小小麻辣姊妹 2020.05.24




《移動迷宮》(The Maze Runner)系列電影共有三集,故事敘述太陽耀斑造成數十億人死亡,並形成致命病毒,遭受感染者,或死亡,或成為不具意志、攻擊健康者的活死人。各國政府合作組織了「世界災難殺戮研究署」(WCKD),加速開發抗病毒疫苗或解藥來拯救全人類。

一批批11到17歲左右的孤兒,未經告知、未獲得同意,被洗去記憶,丟入「移動迷宮」實驗場內,進行殘酷的人體實驗。科學家則一旁冷眼觀測他們被攻擊,研究其轉化反應。實驗存活者就可能擁有免疫基因,逕被移置實驗室,提取血清做成抗病毒疫苗或解藥。

男主角湯瑪斯與夥伴,通過死亡的實驗考驗,一步步接近真相的核心。這才知道WCKD位於末日之都——全世界少數僅存的安全淨土,這裡沒有受感染的活死人,並保有先進的文明與科技;都市外面則是殘破不堪、滿目瘡夷的廢城,活死人潛伏暗處伺機而行。而末日之都,分為兩區。內區高樓林立,奢靡繁華,外區則骯髒紊亂、資源匱乏。城外的人想進入城內,遠離染病者攻擊。城內外區的人想進入較多資源的內區。但這兩道通行權,掌握在WCKD高層手裡。

權力不對等、資源分配不合理,導致外區與城外的倖存者不滿,集結成反抗軍。男主角湯瑪斯設法解救被關入末日之都實驗中心的夥伴,同一時間,反抗軍攻入內區,末日之都遍地火海,富貴貧賤一併滅亡。最後,身為WCKD科學家的女主角泰瑞莎發現男主角湯瑪斯的血液,可以殺死病毒,但她不幸身亡。男主角與剩下的人離開已毀的末日之都,另尋一方天地,重建家園。

今年初,中國湖北省武漢市傳出肺炎病毒(2019n-CoV,現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中央對武漢市下達封城令,五百萬人民在最後的八小時緊急離城,其中混有不少已染病者,也有的早在新聞發布疫情之前,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繼續到各國各地的行程。短短兩個月,全球受波及,確診病例數萬,上千人死亡。中國境內,一個個城市接連封城;中國境外,數十個國家封鎖中國人入境;全世界口罩、酒精、消毒水被搶購一空。如何智慧掌控與管理有限醫療與民生資源,成了各國政府面對的嚴峻課題,宛如《移動迷宮》電影情節真實上演。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失控,顯示人民對公共衛生知識普遍低落,欠缺防疫知識,不了解傳染疾病的可怕,於是隱匿、謊報旅遊史,不居家自主隔離還到處亂跑。福建省一名男子,自武漢返鄉卻謊稱從菲律賓回來,未按規定隔離還到處跑攤餐敘,喝酒划拳,連累4000餘人。一個人的病與惡,讓一個都市封城。

基督徒,就是跟隨基督、效法基督的人,「學像耶穌」成為耶穌的複製人。保羅說:「你們該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樣」(哥林多前書11:1)。罪人坦然承認自己有罪,接受耶穌的救贖,聖靈內住。除去罪與惡的自己,令所處的團體(家庭、社會、國家)也有機會除去罪與惡,整個罪惡的世界才不至走向沉淪滅亡。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揭露各國「病和罪」的集體情況。病毒入了國境,越多病人假裝沒病,不願意承認自己有病,就越多人被感染。正如罪入了世界,罪人假裝是義人,帶著自私、貪婪、驕傲,染病者仍外出交際應酬,健康者爭奪醫療與民生資源,「病和罪」滿盈,便會如《移動迷宮》中失控的「末日之都」,走向集體毀滅。反之,國民正視「病和罪」,提升公共衛生與道德,才能戰勝疫情。

信耶穌後,每日的認罪禱告,我逐漸拿下裝假的面具,經歷享受認罪的好處,裏頭的黑暗扭曲,被聖靈一一對付。認罪悔改是改善進步的開始。靈修禱告,就是「罪人承認自己有罪,病人承認自己有病」,救贖之路於是展開。

基督徒,就是跟隨基督、效法基督的人。「學像耶穌」,就是成為耶穌的複製人。保羅說:「你們該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樣」(哥林多前書11章1節)。罪人坦然承認自己有罪,接受耶穌的救贖,聖靈內住。除去罪與惡的自己,令所處的團體(家庭、社會、國家)也有機會除去罪與惡,整個罪惡的世界才不至走向沉淪滅亡。

about 陳小小

about 華子

about 飛飛


上一則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