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作家Ⅱ》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等候職場上的天光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圖片提供/123RF

數年前,我和先生同時任教於一所搖搖欲墜的私立技職院校。我們很想跳槽,卻苦無機會。教會裡約有七、八位弟兄姊妹與我們任教於同一所學校,大家的唉聲嘆氣不僅傳到上帝那兒,連牧師、長老也耳聞了。

有一天,牧師找我談話,想進一步了解我們的景況。牧師聽了我的述說後,沒有送我什麼振奮人心的話語,只是堅定地表示:「我們信任神,等候神,好不好?」
當下,除了點頭說「好」,我還能說什麼?

但是「信任神,等候神」這六個字就一直迴盪在我的腦海裡。
之後的生活,就如同行在看不到綠意、看不到盡頭的茫茫曠野中。每一天,也在不解、無奈與煎熬中體驗「信任神、等候神」。

無數個失眠的夜裡,我求問神:何時得進迦南地?然而,神總是持續地靜默著。每當心裡糾結一團問號時,我也會用「信任神,等候神」這六個字來回應自己。坦白說,我實在不知道那算是堅心倚靠?還是別無倚靠?

那三年間,我還是日日禱告、事事禱告。神雖然曾快速應允過無數個生活上的祈求,但我也很快地遺忘掉那些迅速得來的恩典。或許,這些被我遺忘的大小恩典,也是支撐我持續「信任神、等候神」的動力吧!

然而,禱告最深、最久的職場問題,卻一直沒有進展。生活好像整個卡在這裡,幾乎陷入無憧憬狀態,所以禱告常常是在唉聲嘆氣中進行。
就在我的禱告幾乎像是長年的自言自語時,向來靜默的神突然間翻轉了一切,讓天光乍現,帶我們離開職場上的埃及…。

回顧這段戲劇般的出埃及記,我才明白:牧師那句平淡卻堅定的「信任神,等候神」,其實是一條漫長的信仰之路,也是一段深刻經歷與神同行的道路。

我曾將這段歷程寫成文字,鼓勵流浪七年的教師、流浪三年的博士、到處兼課維生的助理教授,以及正在躊躇要不要離職的弟兄。我總不忘告訴他們:信任神、等候神。
其中一位弟兄,毫無回應。另外三位,則是友善地道謝。
我不清楚道謝的背後,是禮貌?還是信心?
我也不知道,做這番鼓勵之後,他們還要在曠野中煎熬多久?
但是,我知道:在飢渴無力的曠野中,每一個見證也都可能化為一道甘泉,支撐曠野中的人繼續走下去。我也深深相信:在看不到盡頭的曠野裡,每一天無缺的嗎哪,也在述說著神的同在及憐憫。

面對那位毫無回應的弟兄,我用同理取代挫折,因為我也曾認為別人的恩典見證是遙遠、不相干的故事。後來,流浪七年的高中教師,在信心最低落的時刻,意外通過公立高中教師甄試,也在弟兄姊妹面前見證他精彩的「出埃及記」。流浪三年的博士,已進入政府智庫任職,他的妻子回顧這段歷程說:「神真的很愛我們,也憐憫我們屬世生活的一切軟弱需要…」。

於是,當那位正在躊躇要不要轉職的弟兄說:「神啊!請引領我前面的工作。」我告訴他:「會的。這是很多很多人曾做過的禱告,有很多很多人在日後為此進行見證。希望不久之後,你也可以。我們信任神,等候神吧!」

他卻問:「有時,我根本無法分辨:神是要我轉彎?或是要我繼續安靜等候?」
事實上,這也是我在曠野中曾有的難題,當時的我確實深深受困於此。
走過曠野後再回首,卻發現:只要一心尋求神,就算走錯了,神仍然會牽引子民回到祂的旨意中。神看重人願意依循祂旨意的心,更甚於人能否測度祂所預備的路徑。

在曠野中受苦時,我最關切何時能進入迦南地?卻忽略這一路的苦難,讓向來坦順的我,看到自己的有限,不得不學習謙卑;這一路的等待,也讓我能夠同理人的軟弱以及認識神的信實。

走在曠野時,我雖時刻憂心未來,但是每一天生活所需的氣力,一如嗎哪般,總是夠用。在眼睛看不到盼望的每一天裡,其實神依然掌管與祝福。

歷經這些,我才稍稍理解:什麼是「信任神,等候神」?也才有勇氣鼓勵周遭弟兄姊妹要「信任神,等候神」!

【延伸閱讀】:
      我成了斜槓中年
      在失業逆境中反敗為勝
      做一行,怨一行?如何找到職場心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