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思想的蘆葦》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誰敢自稱是能者?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圖片提供/123RF

你終於嚐到了自己的無能。即便你才華橫溢、辯才無礙、雄才大略又無所畏懼,但就是改變不了一個人的心。你苦悶又無奈,整個人被緊緊地困住,無法自拔、痛苦不堪。但我認為這是好的,與你甚有益。你是有福的人!

那天,教會的電梯口擠滿了人,一個小男孩仰頭看著我說「你剛才在講道」,我也看著他說「對呀,有一天你也可以講道」,他困惑地說「真的嗎?」我說「是」。那時電梯正好到了,他與其他三個孩子擠進了電梯下樓了。身邊的姊妹告訴我,那孩子與他的兄弟姊妹四個人被教會的一位年輕媽媽領養,因為他們的父母都病倒了,無人照顧。那領養的年輕媽媽本只想領養四個孩子的其中一個,但又覺得他們兄弟姊妹不應拆散,於是一起把他們四個孩子都領養了。到了樓下,我又在街上看到他們,也看到那位領養他們的年輕媽媽,她的頭髮不少斑白的,但面容卻安靜、堅毅且泛著含蓄的微笑。

正如世上許許多多行善者,那年輕媽媽對我是個謎,難以理解。我沒有她的愛心與勇氣。與她相比,我是個極無能的人。雖那幾天有數百人聽我講課與講道,但我知道自己改變不了任何人,連一個也改變不了,完全不能與她相提並論。我從她看到自己的無能與虛有其表的能力,並想到耶穌的話。

我想,誰是能者?誰敢稱自己是能者?

有人天生無能,無法正常思想、言語、行動。這種人常常被正常人與正常社會視為累贅,幾乎很難被看重,用心照顧與疼愛。他們的生命通常只能任人擺佈,或生或死,皆操在他人手裡。他們不知道自己生命的意義,也無能思想自己生命的意義。他們是無能者,甚至無能到無能知道自己無能。

沒有正常人會說他們是正常人,更不會說是幸福的人。但一個有超越信仰的人則有不同的觀點,即便不能斷言他們如何,至少會保持沉默,視之為生命的謎,不敢斷然否定他們生命的價值與意義。一個基督徒甚至會說,他們是上主給這世界的禮物,雖世人不明瞭。

按人性,無人喜愛當無能者,恰好相反,人都喜好大有能力,且不斷追求別人所沒有的能力。能力使人覺得生命充滿意義,無能則令生命虛空。即便沒有來世,沒有永生,能力都可使人為所欲為,及時行樂,當下活得充實飽滿。因此,整個人類都追逐著各式各樣的能力或權力,所有人都如此。歌頌「權力意志」(the will to power)絕不只是Nietzsche的哲學,而是所有人的天性。

但是,決心當一個基督徒就是甘願當一個無能者,當一個能深切經驗並願意承認自己一無所能的人,也就是耶穌所說「心靈貧窮」的人。

心靈貧窮不是一種知識或思想,而是真實的經驗與生命狀態。一個心靈貧窮的人就是一個經常犯錯、失敗、沮喪、失望、害怕、憂慮、痛苦、哭泣、叫喊、被人輕視瞧不起的卑賤之人,一個徹底經驗與承認自己無能的人;不但對世界無能,對他人無能,也對自己無能。雖然他做著許多事,甚至被視為是大事,但他卻切身感受自己的無能,尤其無能於為善與改變自己。雖然他立志為善、追求敬虔、渴慕聖潔、竭力相信,又傳福音、講道、教導、寫作、幫助人、堅固教會,但他最後總是失敗,一事無成,一個人也改變不了,感深羞愧,甚至巴不得死去,離開世界。

多年來,耶穌的話「心靈貧窮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太5:3-4)不斷安慰著我。你也應當從這話得到安慰,並思想體會其中的永恆深意。

about 【會思想的蘆葦】專欄主要寫手:張大虹

【延伸閱讀】:
      不看自己愚拙或軟弱
      用愛妝扮,錦上添花
      聽「講道」還是聽「演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