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在最深的井底》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彷彿約定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圖片提供/123RF

那款擺在面前的 有如
秋宴滿席
繽紛燦爛
挑動著我
呼吸的急促與
澎湃的最初

但等候
依然是妳最美麗的溫柔
輕輕撫慰著每片癡心的緋紅
凝神諦聽
那些即將遺忘於北風裡的故事
許多錯失回應的嘆息

而如今
只等陽光告別山陵
上帝親吻黑夜的時候
我亦將披上這
露水沁潤過的苔衣
屈身長眠
那時,我會把僅存的一株芝蘭親手
栽於這場絢麗後的沉寂
彷彿紀念那
其實未曾許諾過的
約定

(11-21-2017)
---------------- 算一算,已經有一年多沒有寫詩了。

原因很簡單,就是一個字,忙。

雖然我自認為這一年以來所忙碌的事情多是有些價值的,又或是命運責任使然,無從選擇,但仍有些事情是無法以價值或責任來定位的。對我來說,寫詩,顯然是其中之一。

當生活被順逆好壞所佔據,為現實理想所限制,待久了,總是需要個空間來呼吸想像,來熨貼無端的焦慮,才能拉出與世界的距離,回到熟悉的自己。感謝上帝讓我最近意外地有一點時間把若干感動孵育成這首作品。

這首〈彷彿約定〉分成三段,第一段從第一人稱描寫在廣闊奇麗前的內心的悸動;第二段是以第二人稱的角度,為每一片楓葉賦予無止盡的等待與憐愛。第三段描述在一切繁華落盡、物換星移的時刻,等候者與被等候者角色早已悄悄互換,那時還能留下些甚麼呢?或許只剩冥冥中彷彿記得但其實未曾許諾過的約定……

【延伸閱讀】:
      一生蒼茫還留下什麼呢?讀余光中〈高樓對海〉有感
      奴僕
      情人眼裡出巴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