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得勝的愛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Pastor of the Jerusalem Living Bread Church, Karen Dunham (凱倫‧唐漢)

八年前造訪以色列時,在死海經卷發現地昆蘭洞穴(Qumran Caves)附近,曾聽凱倫‧唐漢(Karen Dunham)分享事工,那是帶團旅行的迪恩‧拜(Dean Bye)所安排的。

當時不是聽得很清楚她的分享,因為旅遊聖地不可有麥克風,在空曠之地,只能夠努力豎起耳朵聽。但如今仍記憶猶新的是她歡喜讚美主的臉龐。她分享以色列政府主動找她,願意提供資源,透過她在耶利哥難民營的服事,發送物資,救助難民,因為以色列政府人員是無法進去耶利哥難民營的,並且巴勒斯坦人也不信任以色列政府。而因著她在難民營的服事,難民營的穆斯林信任她。就這樣,她成了發送物資的中間人。

據我所知,她和她兒子是當時難民營裡惟一的美國人,而她毫無所懼,堅持對來領物資的穆斯林講耶穌。穆斯林極端分子常威脅她,向她丟炸彈等事,她照說不誤。這是怎樣的女子!我感嘆著。

跟團旅遊結束後,我又多留在耶路撒冷約半個月。遇見一位新結識的朋友問我可有興趣參加凱倫‧唐漢耶利哥難民的服事?她說,若有興趣,要接受面試,確定不怕死,要簽約,才可能獲准。憑良心說,當時單聽「不怕死」三個死,我就躊躇了。

***

這份記憶隨著旅遊返家後,在日常生活中逐漸被淡忘了。直到去年底一則以色列新聞報導(註1),耶路撒冷東區一間教會受攻擊,內部全被穆斯林好戰分子摧毀,而這間教會的牧師正是凱倫‧唐漢 ,才再勾起對她的回憶。

這則報導指出,穆斯林暴徒在過去兩年半,一再暴力攻擊、偷竊、威脅這間教會同工和義工們,以及兩位住在教會的蒙古症孤兒,還說要割下這兩個孩子的頭。而這次的攻擊可說是完全摧毀教會所有的物件,地上一片殘餘磚瓦。

凱倫牧師隔日接受媒體訪問,指出暴徒一向是趁猶太人安息日攻擊,而這次攻擊片甲不留,除了電腦、敬拜樂器、旗幟等設備被摧毀外,她個人多年的日記記載著主對她說的話和應許,也都一併被燒毀,看得出她對自己私人日記被毀很心疼。她還說目前是不可能重建這間教會的建築,因為暴徒一定會威脅工人的生命。然而,她又微笑地說,要以得勝的愛,去愛那些傷害她、摧毀教會的人。

***

過去兩年,她們教會金屬籬笆被好戰分子拆除,但找人來重新安裝,卻被狠打,因此再也沒有人肯來裝。就這樣,穆斯林好戰分子隨時可長驅直入。這些好戰分子還在教會停車場搭建小屋,內放瓦斯,趁他們聚會時灌瓦斯,要毒死他們,也曾幾次用炸彈攻擊他們。面對這一切,凱倫牧師和弟兄姐妹就是一次又一次經歷主的救護。她的經歷簡直像現代使徒行傳,限於篇幅,只能長話短說 。

兩年前某主日早上十點左右,她在教會門口舞旗讚美神,旗子上寫著Yeshua(耶穌),被暴徒從後面襲擊,痛毆她。她腕骨裂了,人被打著騰空翻起,一隻腳膝蓋也裂了,牙齒撞爛,滿臉是血。這只是她能夠記得自己被打的最初情景。他們把她打到沒命,從頭到腳都是傷,任她死在教會門口。

她記得自己無法呼吸,一剎那就和耶穌在一起。她看著自己沒氣息的身體,對耶穌說:「主啊,他們嘲笑你、褻瀆你。你的敵人正在嘲諷你。我已經沒氣了,躺在地上像一塊肉。」

接著,她看見有一位以色列裔姐妹走出教會,開始用方言禱告。凱倫聽到天使歌聲,然後自己好像受了電擊般,上帝的氣息又回到她裡面,就站了起來。她當時不曉得自己手腕有受傷,要求秘書把旗幟拿來,又開始大力舞旗。對方有錄影,她就對著襲擊她的人舞旗,大喊:「耶穌!耶穌!耶穌!」

至於她那斷裂腕骨的醫治,也經歷了主的良善。而後來某日半夜,主對她說祂會醫治她的斷裂腕骨。她就單純地信了。隔天早晨,她就把包紮的石膏模和紗布全扯下來,手腕的確已完全得醫治。(註2)

***

也許你會問,為什麼穆斯林好戰分子會對這個教會情有獨鍾,而警方似乎不管事?要知道凱倫的教會監管好幾個有關穆斯林和猶太人之間和好事工、社區外展事工以及招待外國旅客。這種族和好事工一直是穆斯林好戰分子的眼中釘。

凱倫雖有報警,但因教會所在屬於穆斯林區,警方毫無保護教會和人員的意願,更別提行動了。雖然警方有給四次的限制令,但從未拘捕過任何人。事實上,暴民的行動都被拍下來,放在youtube上,清楚可指認,但是警方就是不採取行動。不但如此,巴勒斯坦權力當局(Palestinian Authority)出資幾乎已經全買下整個區域的物業。

其實,過去曾有人向凱倫提供另一個辦公地點,位於較安全的西耶路撒冷區。但她堅持:「我永遠不會放棄(此處)教會,除非主說搬遷。」儘管她在服事上處處倚靠主,面對種種威嚇、傷害,毫不畏縮,但這回教會毀損過大,已經無法再繼續作聚會地點,而且好戰分子還對教會牧師嗆聲說,該是再次毆打凱倫的時候。

凱倫的反應卻大出人們的意料。她分享自己在恐懼和痛苦中向神哭訴,而神對她說:「最偉大的力量是得勝的愛(conquering love),我要你去愛那些人,告訴他們,你饒恕他們,並且告訴他們,你的神在建築物內等著他們。並且,把這個建築物交回我的手中。」而凱倫就照著做,在隔天主日早晨,走上大街對那些人表達饒恕和愛。看得出凱倫是歡歡喜喜地饒恕和愛,她曉得主必在人心做事,而她的工作就是信靠順服。(註3)

***

也許你會和我一樣好奇,想知道凱倫牧師是怎樣成為今日這位堅毅、勇敢、擁有神大愛的神國勇士的。

原來她有段痛苦的童年。從小受虐待,不被愛,寄養家庭換了又換。為毒品坐過牢,後來還成為單親媽媽。後來,她改邪歸正,作房地產工作。然而,為了處理弟弟房地產問題,無意中得知黑手黨和法院勾結的秘密。黑手黨曾對她下毒,在她家裝竊聽器,並且門口有人監視。儘管要求FBI保護,她知道自己就要命不保夕,每天睡覺身上帶著二把上膛的手槍,整天嚇得要命。

在這當兒,她的弟妹問她需不需要耶穌的幫助?她曉得自己壞透了,便回答:「耶穌為什麼會願意幫助我?」她弟妹說:「我確定祂會幫助你。跪下來,因為當你邀請祂進入你的心裡,祂會聆聽你的。」於是,凱倫和她九歲的兒子當場跪下,懇求耶穌進入他們的心裡。

自此,她的生命不再一樣,她內心的冷漠和傷痛被神的大愛融化和醫治,常常徜徉在上帝的大愛中,儘管黑手黨仍舊照樣監控她。她不再懼怕,只想一直待在上帝的大愛中。一天,她躺在床上默想神的良善和美好,而主給她看到一個異象,讓她知道黑手黨不再會跟蹤她了。隔天,事情就這樣發生。(註4)

信主後,她竭力追求神,也見識不少主醫治大能等神蹟。後來,她和兒子都有感動,要去以色列服事饑餓、困苦的人,就搬去了以色列。而當她聽到一位福音派天主教喬治神父說:「去耶利哥,餵飽人群,並且為耶穌贏得整個城市。」她的心深深受感動,就照著去做。

當時,並沒有美國人住在耶利哥。她就是帶著兒子去了,沒有人願意把房間租給她,只有一位在難民營的婦女急需錢,把房子租給她。那時,凱倫的一些猶太朋友對她去餵養饑餓的巴勒斯坦人十分生氣,但她還是去了。

在那裡,她經歷無數次的火炸彈攻擊,房子被燒,並且好幾次暴徒要取她的性命。主都保護她一步步走過。而她在耶利哥和迦薩地區難民營的廣施憐憫和傳福音的行動漸漸名聲遠播,有些人稱她為「以色列的德蕾沙」。她贏得了許多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的喜愛,不過迦薩戰爭後,這樣的氛圍有了改變。

***

讓凱倫無怨無悔、勇敢無懼,能長期在死亡的威脅下,照樣傳講福音,並幫助猶太人和穆斯林和好,就是那份她從一信主開始就浸沉在當中的──上帝大愛。這愛是得勝的愛,能夠征服一切。
這得勝大愛是無限量的,是超越人類理性所能夠解釋,卻是實實在在的,是富穿透力,能翻轉人的生命。更好的消息是,這得勝的愛是給予每個願意汲取的人──包括你和我。


註:1.http://www.timesofisrael.com/on-christmas-police-return-ransacked-jerusalem-church-to-owners/
2.http://blog.godreports.com/2014/09/islamists-attack-courageous-female-minister-in-east-jerusalem/
3.http://www1.cbn.com/content/radicals-leave-brutal-thanksgiving-surprise-jerusalem-church
4.http://blog.godreports.com/2012/10/the-karen-dunham-story-she-ran-from-the-mafia-into-the-loving-arms-of-jesus/

about 細拉
歡迎參觀細拉的個人網誌

【延伸閱讀】:
      問題不在男女平等
      有GUTS!是真男人?
      流亡的出版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