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揚小品文》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放眼我們的撒瑪利亞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圖片提供/123RF

亞洲經濟起飛,成為華人信徒的宣教重心。多國的華人差會都有差派宣教士,到一些開放接納專職宣教士的國家,如菲律賓、台灣、日本、泰國、新加坡等。除了宣教士,亦有不少華人信徒以亞洲為宣教目標。

但如何向這些門戶開放的亞洲國家宣教?是不是有計畫、有願景地與聖靈的感動同行呢?

親身參與跨文化的一個好處就是,對於聽過、讀過的事情,你會有些第一手的體驗。我們都知道日本的基督徒比例是百分之一;但是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是走在路上一百個人會有一個是基督徒嗎?我們都知道菲律賓有成千上萬的勞力外流,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但是你知道對於這些被留給祖父母管的孩子們,每天在街上會做些什麼嗎(或能做些什麼)?我們都知道韓國有千千萬萬的基督徒,世界十間最大的教會有六間在首爾;但是你可知道,他們在聚會、練習、晨禱、小組、服事之餘,有很多人無力去「活」他們自己,或是關心那些在他們身旁的「外邦人」嗎?

這篇短文沒有辦法成為弟兄姊妹前去宣教的工作手冊。簽證如何辦?該找哪個機構?怎麼樣尋求財務支持?這個網路時代,我們該知道的訊息都只有幾個按鍵的距離。對在跨文化宣教事奉上仍屬於起步階段的台灣教會來說,我們的反省也許是膚淺的,但至少應該是誠實的。同樣的道理,是不是有心去菲律賓、新加坡、香港、台灣、日本、泰國,甚至南韓「宣教」的,就不比去困難的國家來的有挑戰性和高尚呢?在實際的禾場上,我們曾經有許多這樣的討論。不用往遠方看,在東亞,我們飛機三、五小時可到之處,就是有這麼些人,在默默的付出,也等著你我的參與。

馬尼拉的街頭,史提芬希伯特(Steven Siebert)牧師和Victory Outreach事工的同工,每天都會上街去關心那些衣衫不整的街頭頑童,和染上毒癮的社會渣子,面對無窮無盡的需要和絕望,他們團隊需要許多鼓勵。在韓國,從釜山、大丘到木浦,仁川到首爾,幾乎所有的韓國教會都必須正視華人移民的事工,而華人(華僑)基督徒正要在中間扮演重要的角色,在首爾定期舉辦的「宣教中國」大會就是這個異象實踐之濫觴。

在新加坡,這個看起來什麼都有的國家,在幾乎每個教會都有差派宣教士的環境裡,許多青少年的事工正等待一些「平凡的人」的加入,一些大哥哥、大姊姊生活的見證,對成長中的青少年的影響,比那些口沫橫飛的大講員更有過之而無不及。在緬甸、泰國、菲律賓、越南,幾乎每個國家都開放華文教師的簽證資格,往年一向受歡迎的英文老師,也不一定由白人面孔的西方人士為主角,吃香的反而是黑頭髮黃皮膚的東亞裔。

若我們看得到這些機會點,求主感動我們有所行動。


「萬國」是哪國?

2012年的全球差傳統計顯示(註),全球70.52億人口總數中,福音未及之民有20.66億,佔全球人口比例29.3%。廣義基督徒有23.25億,佔全球人口33%。其次,伊斯蘭教徒達15.83億,印度教徒9.69億,另外佛教徒有4.73億。

「有感嗎?」如果我們誠實的問自己,答案也許是否定的。因為不管是地理位置或心理位置都距離我們遙遠,或因聖靈在心裡催逼,聖經在指引使命,我們好像需要為失喪的靈魂得救來禱告,卻不知到「萬國」是哪一國,那二十億「萬族萬民」在哪裡!不丹、汶萊、斯洛伐克、車臣、蘇丹、阿爾巴尼亞、貝理斯、喀什米爾、葉門、北韓、沙烏地,一個比一個更陌生的名字,一個比一個更陌生的國族。

更真切的是,如果光是用數字來看普世宣教的需要,這種急迫性絕對沒有比近身的議題來的懇切,就算雞毛蒜皮,也好過天馬行空;教會空間不敷使用,需要改建,需要拓植,需要奉獻;課輔班、烘焙班、小組長訓練、成人主日學、裝備造就,事工愈來愈多元,需要更多人力物力的投入……這些都是一個積極成長與轉化的健康教會,必須排在優先的年度計畫與預算之中。宣教?我們有傳福音啊,我們暑假有短宣隊啊,我們有接待宣教士啊,做的還不夠多嗎?!

若從一個單純微觀的論述來觀察「宣教運動」,是沒有骨肉的,因為看到的,只是我們自己。只有更博觀的胸懷,才會對華人的必然責任有所回應,對於後現代世界,有著更新的國度眼光。只有我們不再單純的「內視」自憐,反倒願意聆聽並且瞭解神愛世人的心意,是不分種族、血緣、猶太人與外邦人、弱勢者與貧乏者,在同一個洗禮下的同一個肢體,「神藉著基督使我們與他和好」(林後五18),才真正的對我們產生意義。

不是數字,不是比較,不是KPI績效指標,而是上帝的心意。

(本文曾刊載於《國度復興報》2014.03.11及2013.10.22)


註:英國統計學家David Barrett每年都會發表全球普世差傳的相關數據《International Bulletin of Missionary Research》針對全球不同宗教人口,信徒分佈情況等提供數據分析。

本專欄與傳揚網站合作。

【延伸閱讀】:
      安息日的真諦
      牧師,敬拜讚美一定要舉手嗎?
      得勝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