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短波》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林鴻信教授【雙書分享會】《忘我神學》x《莫特曼神學》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周處除三害」裡的主角在除去猛虎、蛟龍而成為全村大英雄之後,卻猛然發現,自己就是村民心目中那個最兇惡可怕的「第三害」。我們經常有類似的體驗,每當聽到別人說猛虎、蛟龍時,各個義憤填膺,卻完全沒有意識到,其實我們的「我」才是那個最大的問題―我們需要忘我。

台灣神學院研究學院教授林鴻信的雙書:《忘我神學》、《莫特曼神學》已由校園書房出版社出版。在《忘我神學》一書中,以〈誰啟蒙誰〉、〈點與線〉、〈落葉隨風〉詮釋基督教信仰與中西思潮。〈誰啟蒙誰〉探討當一個人自以為是「啟蒙者」時,很可能他就正是那個不得啟蒙的人;因為想「啟蒙他人」的念頭只不過暴露了「自己未啟蒙」的狀況。這樣的困境需藉助於放手忘我、交託上帝恩典的落葉隨風。

〈點與線〉以「點」代表人的獨特性,「線」代表關係性。近代社會自笛卡兒以來,非常重視個體存在且強調獨特性,來到21世紀,更走向極端的個體主義。聖經則強調:人是活在「關係」裡面,首先是活在神和人的關係中,並以此關係為基礎,進而活在人和人的關係中。究竟我們要建構什麼樣的社會呢?傳統社會重關係、輕個體;現代年輕人則重個體、反關係;然而,真正應當追求的是「關係中有獨特,獨特中有關係」。針對極端個體主義的偏差,忘我者比較能夠與他者建立合宜的關係,而在參與群體關係中找到個體生命的方向;針對集體主義的偏差,忘我者不被群體所賦予的自我形像束縛,且積極地在健全個體基礎上發展健全的關係。

〈落葉隨風〉呈現信仰體驗的特質,當我們以自己為中心時,就不可能成為一個耶穌的跟隨者,也無法成為恩典的領受者。「信」應該有如一種弱者的表現,因為信就是倚靠、放手、忘我,有如落葉隨風而去。落葉隨風的意象呈現風主動而葉被動的光景,亦即上帝主動而人被動,人愈處於忘我狀態則愈能經歷聖靈大風的吹拂帶領。當葉子在空中飛舞,沒有人會說是葉子自己在飛,都知道是風在吹動葉子,葉子所飄動的路徑,就是風的軌跡,也就是恩典的軌跡。

《莫特曼神學》一書呈現當代神學大師所揭示盼望的重要性,基督教信仰具有強烈的盼望意涵,因信仰基督意味著盼望上帝國,相信上帝的應許是人類的盼望。盼望牽引著我們每人的道路;對於主再來的認知及盼望,會影響一個基督徒如何去過當下的生活、做什麼樣的價值判斷。盼望就是積極地為要成就神美意而立志行事,這樣的盼望終將讓我們明白,原來神早已運行在我們心中,引導我們的立志行事而成就祂的美意。不過,對人而言,認識神心意的入口卻在於盼望,活在盼望中的人終究能夠明白。

信仰者的眼光是向未來觀看的,而未來的盼望不斷地牽引著現在走向未來,也重新詮釋著對過去的記憶。基於未來的優先性,莫特曼常說,結束就是開始,一切事物的終點正是新事物的起點,而耶穌基督帶給我們的盼望,是唯有在新天新地才能全面彰顯的「新」,那必定是帶來萬分驚喜的「新」。

林鴻信教授【雙書分享會 】《忘我神學》x《莫特曼神學》
11月10日下午2:00 - 4:30 聖光神學院禮拜堂(高雄市新興區河南二路2號)

【延伸閱讀】:
      盡心、盡力、盡意愛神,我到底「盡」了沒?
      瞭解聖經作者的原意
      你睡得好嗎?